心里都偷着乐

2020-10-28 23:06

卢贺话很少,记者问两句他才答一句。卢贺2010年冬天拎着俩包就来了,只带了洗漱用品和换洗的衣服。屋子里没暖气,有个冷暖空调,可还是觉得冬冷夏热。“彩钢的临时房子,不保暖也不易散热。不过平时基本都在工地泡着,晚上再回屋看图纸、编方案什么的。”

一个又一个施工难题,加上工期紧迫,卢贺今年春节没回近在河北衡水的老家。“工人们春节前一周都回家过节了,我们家近的就都值守在工地上了。去年春节回去了,还是因为当爸爸了。”卢贺说,“爱人预产期是2月3日,但我当时在盯平西府站站外附属结构的施工,必须年前做完这一项,就没回去,结果1月30日下午6点父母来电话说快要生了,我才赶紧开车回家。31日凌晨还在半路上,就接到电话说生了个儿子,凌晨2点多才赶到医院。爱人没有埋怨我,她理解我的工作。”

从2010年12月20日下午踏进北京昌八地铁联络线施工现场起,80后卢贺至今只回过河北老家3次,其间他还经历了人生大事:电脑里妻子一个人的照片变成了俩人的,多了个2012年1月31日出生的大胖小子。

卢贺是北京地铁建设的一线管理者,他戴眼镜,透着几分文气。从昌八联络线13标进场施工开始,卢贺一直担任项目常务副经理。之前,他先后参加了中铁一局承建的地铁10号线、昌平线、8号线等工程施工管理。

卢贺告诉记者,昌八联络线13标项目工程施工技术含量高,安全风险源密集,质量要求严格,被冠以“地铁施工的博物馆”。“比如平西府站,基坑开挖跨度很大,施工很困难。说通俗点儿,一般车站内站台加轨道总宽20多米,这个站要46米,因为除了给站台轨道留地儿,还综合给出了商业开发的地儿,所以很宽,支撑、基坑稳定控制等方面都必须精确,地面沉降得控制到3公分以内。再比如暗挖穿过运营中的8号线两侧,最近之处仅有50公分,我们必须保证安全施工。”

卢贺还告诉记者,其实一条条不断延伸的地铁线,也是他的“孩子”:“每次新线一开通,和乘客们一起体验,心里都偷着乐,挺骄傲的。像我这样的建设者,北京有许多许多。”

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