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单元门

2020-06-12 19:34

据了解,原矿建公司倒闭后,原矿建公司家属院就成了“三无”楼院。三个月来26号楼的居民饱受每天趟粪水的艰苦,而当12户居民向社区上缴了每户30元的疏通费后仍然得不到有效解决。有的居民怕粪水在这么热的天生蛆,就买了农药、苍蝇药等在屋里屋外喷洒。

6月27日上午,记者来到南川东路原矿建公司家属院,走进小区到处堆放的垃圾铺天盖地,刺鼻的臭味吸引了无数苍蝇。走到小区深处,居民所反映的粪水外溢的26号楼在遍地杂草与垃圾堆中耸立着。记者看到,这栋楼属于小区最里面的一栋,由于地势原因,四个单元的大门都低于门外人行路,而每一个大门口分别用两三个沙袋堵着。居民告诉记者,门口的沙袋是用来防止下雨天雨水漫进单元楼里,而且一楼的居民门口也都放上沙袋用于“抗洪”,而用这种方式“抗洪”已经很多年了。

每天出门都要在深10厘米左右的粪水中趟过去,为了不陷进粪水中,四、五块砖块铺成的小道上,老人们战战兢兢地出入。除了出行难,还被持续散发的臭味所困扰……这样的生活,正是南川东路原矿建公司家属院内26号楼12户老人们每天的生活。

记者围绕这栋楼调查时看到,整栋楼周围杂草丛生,垃圾遍地,楼后其中的一个下水井已经外溢得满地都是。这栋家属楼的居民告诉记者,他们每月每户缴纳7元的清理费,但从不见人来清理垃圾,导致几个垃圾道附近的居民不敢开窗。而且这栋家属楼内没有厕所,平日里居民都得到一百米外的公厕解决,但是晚上7点左右公厕就会锁门,居民又没有钥匙,再加上这栋楼几乎都是老人,所以如厕一直是老人们最大的难题。对于这栋楼的居民而言,雨天怕水流到家里,夏天怕下水生蛆,冬天怕冷难如厕,白天出门垃圾臭得无处躲,晚上出行趟粪水战战兢兢,如此日复一日的生活,居住在这里的老人们含泪问道:“这样的日子如何才能安生?”

随后,记者就原矿建公司家属院26号楼的情况,采访了南川东路街道办事处瑞驰社区,社区党委书记刘献军告诉记者,原矿建家属院是七十年代建设的,排水管道又细又小,老化程度十分严重。而且,这栋楼建造时就没有厕所,有些居民将厕所下水直接通向这条老化的下水井内,再加上居民将垃圾直接扔进排水管里,导致下水越来越堵。但是自从26号楼居民出现下水外溢现象后,社区多次组织人员疏通,但由于管网严重老化所以无法彻底解决。而对于小区内的垃圾难清理问题,是因为社区本身垃圾车有限,而社区所管辖的小区又特别多,所以清理有时候会推迟几天,但是清理工作从未断过。刘献军还告诉记者,原矿建家属院属“三无”小区,现由瑞驰社区代管,但一方面部分居民清理费难收,另一方面社区资金有限,导致疏通下水、清理垃圾等工作十分困难。

随后记者来到这栋楼1单元门前,浓重的臭味从里面散发出来,走进单元门,10厘米左右深的臭水漫得到处都是,一楼各家为了出行在这臭水中用四五块砖垫着。记者询问得知,臭水是这栋楼下水井内外溢出来的粪水。这里的居民告诉记者:“三个月前下水就开始有堵的现象,开始一楼遭殃,后来越来越严重就成了现在10公分深的粪水池子了。如今整栋楼的用水很不方便,特别是下水,我们都不敢往自家池子里倒水了。”

文章排行

  • 走进单元门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LINKS